汽车用品新闻 | 汽车用品企业 | 汽车用品产品 | 汽车用品商机 | 汽车用品品牌 | 企业门户
广告招租
生意社
寻找合伙人 国网电动欲轻“桩”前行
2020-03-17 07:55:54 北京商报

  在新能源车成为发展趋势背景下,重资产投入的充电桩企业开始向轻资产转型,以求迈过盈亏平衡线。3月15日,国网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国网电动”)发布消息称,为响应国家“新基建”号召,国家电网正式开展“寻找合伙人”活动,邀请符合条件的合伙人与国家电网一同共建共享充电桩。作为新能源汽车充电基础设施的一种,充电桩共享有助于盘活闲置资源,改善电动汽车充电难。不过,充电桩共享也会面临价格竞争力存疑、如何日常维护等问题,有待国网电动在摸索中予以解答。

  引入私人电桩

  国网电动公布的政策显示,如果是私人充电桩主加入,国网电动将提供商业模式对接与管理平台支持,共享充电资源。申请加入后,桩主需设定充电桩空闲时间,国网电动将承担改造成本,私人桩免费接入国网e充电平台,通过共享给其他用户赚钱。

  在国网电动e充电App上,私人充电桩主如想加入活动,需要提交联系方式、充电桩信息、车位信息、小区开放情况、车位4G信号情况等各类信息。目前,私人桩业务先期开放北京、上海、江苏、浙江等地,后续将在全国开放。

  市民王先生表示,家里有一台私人充电桩,国网电动方面称可以免费更换充电桩设施,闲时期间个人充电桩设施对外共享。国网电动提供每月保底收益30元的方案,还有70%的分成比例,虽然收入不多,但也足够贴补车辆电费。

  实际上,王先生这样的私人充电桩主,全国还有数十万人。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发布的《2019-2020年度中国充电基础设施发展年报》显示,截至2019年12月,全国充电基础设施累计数量为121.9万个,其中公共桩51.6万个、私人桩70.3万个,私人桩占比达57.6%。

  不过,国内充电桩的建设现状仍与《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发展指南(2015-2020)》中规划的“车桩比1∶1”的水平相差较远。据公安部统计,截至2019年底全国纯电动汽车保有量达310万辆。依此计算,我国车桩比例仅为2.6∶1。

 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目前国内车桩比例不及预期,私人充电桩共享使得国网电动App中可用充电桩的数量变多,可以提高电动汽车用户整体充电体验,能实现国网电动、私人桩主、普通电动汽车用户三方共赢。

  共享效果待考

  尽管三方共赢,但实施起来并非易事。张翔表示,一方面私人充电桩的日常运营很难像公共充电桩那样专人维护;另一方面,私人充电桩多位于小区内,日常运营也会受小区出入管理政策影响,其他车主用起来可能不会很方便。

  根据协议,不同于公共充电桩,共享私人充电桩日常运营的大量工作均由桩主自行负责,包括应确保充电桩附近有稳定4G信号,如因4G网络信号造成无法正常使用充电桩,国网电动不承担维修和替换责任。

  不过,共享私人充电桩在运营成本方面可能存在优势。以北京市为例,经营性社会公用充电设施的电价按大工业电价执行。根据北京市投资促进服务中心披露的电价信息,北京市市区大工业用电分为尖峰、高峰、平段、低谷四个时间段,其中高峰(10:00-15:00、18:00-21:00)电价最低为0.9104元/度,平段(7:00-10:00、15:00-18:00、21:00-23:00)电价最低为0.617元/度,低谷(23:00-7:00)电价最低仅需0.3316元/度。

  国家电网北京公司工作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“居民家庭住宅、居民住宅小区安装电动汽车充电桩的用电,应执行居民合表电价0.4733元/度,不区分时段”。这意味着,白天(高峰、平段)在小区私人充电桩充电的电费支出要低于公共充电桩,晚上(低谷)要高于公共充电桩。

  多位电动汽车用户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如果选择将私人充电桩对外共享,主要会考虑在白天工作时间共享,毕竟晚上自己的车辆也需要充电。“即便现在纯电动车型续航里程较长,不用天天充电,但私人充电桩基本安装在固定车位,我不充电也要停车,如果晚上小区内车主需要充电,还可以交换停车位停车,但小区外车主肯定不行。”市民王先生表示。

  对于电费问题,国网电动相关负责人表示,私人充电桩主可以在e充电平台自行定义共享电费价格,电费价格支持修改。为保证共享充电服务质量,e充电平台会以充电优惠券等形式为桩主提供收益补贴,但需要桩主保证充电桩能达到约定的共享时长。

  事实上,对于普通电动汽车用户,使用别人共享的私人充电桩后的实际支出可能还不止电费、服务费,很可能还要包括目的地小区的停车费。以朝阳区和平里街道某小区为例,该小区停车费前两个小时每小时2元,3-4小时每小时5元,5小时至5小时以上每小时10元。

  按照慢充6个小时计算,一位其他小区的车主来该小区为车辆充电,除充电本身的花费,还需向小区物业支付34元停车费。即便是快充1.5小时,该电动汽车用户也需要向小区物业支付4元停车费。

  此外,针对如何避免共享私人充电桩遭他人恶意占用、损坏,国网电动提供的协议显示,为防止充电车辆恶意占用车位、损坏充电桩等行为的发生,桩主在接受预约申请前,应仔细核对车辆信息及驾驶员信息并及时与驾驶员沟通。如发现驾驶员以及车辆信息不真实,应拒绝驾驶员充电,以免造成损失。

  探索盈利模式

  值得注意的是,国网电动的充电桩共享计划不止于私人桩层面。国网电动公布的政策显示,“寻找合伙人”活动还面向桩群商户:国网电动将免费调试充电设施软件或硬件,并帮助其接入国网平台,对接主机厂、网约车、出租车流量。

  “充电桩行业的集中度还不够高。”张翔表示,以互联网行业为例,市场中同一种产品最好不要超过5个,或者某个地区1-2个。目前,电动汽车充电App太多,本次国网电动推出共建共享措施,有利于推动全国充电桩资源进一步整合,提高行业集中度。对于普通用户而言,是一件好事。

  此外,通过“寻找合伙人”活动,国网电动也开始谋求拉入业外企业共建充电桩,填补这一缺口。对于有核心场地所有权或使用权的企业,国网电动开出“我们来建桩,共同制定运营合作方案,双方依据投入情况享有该场站的相关经营收益”的入伙条件。

  在业内人士看来,除解决充电难问题,此次推出共建共享的措施,也可视为国网电动在充电桩盈利模式上的探索。

  据了解,公共充电站建设成本主要由设备、土地、电力增容三部分组成,以一座小型充电站(10-15台充电机)为例,设备费和电力增容通常都需分别花费超百万元,还需要支付土地成本。不仅建设成本高,公共充电桩还面临运营效率低、盈利周期长等问题。

  在此背景下,即便是头部充电桩运营商,也刚刚摆脱亏损不久。2019年上半年,特来电母公司特锐德董事长于德翔致信股东称,“充电网近五年累计投资50多亿元,前四年累计亏损6亿元,我们咬紧牙关,2018年终于跨过盈亏平衡线”。

  与独立自建充电桩相比,共建共享无疑能为国网电动节省部分资金支出、土地成本。国网电动公布的政策显示,提供充电桩建设用地的场地方可以享受充电服务费10%-30%分成,按季度结算;国网电动汽车公司投资建设充电桩,产权归国家电网所有。

  “充电桩是重投入的产业,而且门槛很高,虽然国网资金雄厚,但也不可能一直烧钱。通过与其他运营商合作,可以让自身的资产状况‘轻’一些,也能提高充电桩使用效率。”张翔说。

  除完善充电桩运营的盈利模式外,国网电动还准备做上游充电桩销售的生意。对于想要与国网电动开展合作的充电桩生产企业,国网电动计划提供免费的充电设施设备检测,且用户从该生产企业采购充电桩可以免费接入e充电平台。

  针对国网电动在此类合作中的收费标准,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国网电动相关负责人,但截至发稿,尚未获得回复。

文章关键字:
版权与免责声明
秉承互联网开放、包容的精神,汽车用品网欢迎各方(自)媒体、机构转载、引用我们的原创内容,但请严格注明“来源:汽车用品网”;同时,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,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将版权疑问、授权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,发邮件至db123@netsun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、处理。
,